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简称 CBA)部署云计算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不仅将银行自身的应用系统跑在云架构平台上,同时,CBA 还将云服务提供给其他机构,在部署云的过程中,不仅积累了技术方面的经验,还在商业模式上进行了新的探索。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 (CBA) 首席信息官和集团企业服务部总经理 Michael Harte 结合 CBA 银行的实践,就云计算的商业模式、云计算给银行提供的商业机会以及如何打破厂商封锁、建立竞争机制等问题表达了他的观点。

CBA 银行云计算策略的关键点

“我们做云计算已经有几年了。但是由于云计算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更准确地说,我们所需要的只是通过网络以服务的形式购买软件和基础设施。同时,我们只想按需付费。” Harte 说,“因此我们寻求创建开放、基于组件和面向服务的标准,以达到节约的目的。我们想要摆脱基础架构计算的模式,进入到细化组件和高度精确的数据中去,这样我们的客户就可以享受更好的服务。”

关于云计算,CBA 银行最近在做的三件事情是:首先是加速建立标准。CBA 由一个灵活并且快速组成的小组来创建标准。CBA 发布的第一个标准是关于虚拟机能力的——由 X86 做中档服务器,在 Linux 平台上运行,承担企业内部的计算能力。

使用同样的技术,私有云或者公共云就建立起来了,并且可以将那些外部公有云上的应用导入到内部私有云上。

CBA 做的第二件事情是与 Savvis 和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合作,CBA 可以自己在内部运行应用开发和测试,或者公开地在企业外部做这些事情。(品高云支持亚马逊、互联港湾等公有云纳管,详情:http://blog.bingocloud.cn/archives/897

CBA 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切换。CBA 可以将这些应用拓展至生产环境。一旦 CBA 开发了这些能力并试验成功,证明可以全力生产了,这时候,CBA 就能够决定它们应该继续呆在公共云,还是应该回退到企业内部。

这种配置的时间仅需要几分钟,而不是几天或者几周。CBA 要做的第三件事情是:当其自身具有了向客户提供灵活的“交钱即用”的服务能力时,就可以让客户选择:是想安全地、秘密地在企业内部私有云上运行应用?还是在获得了相当的安全性后,放手在企业外部公有云上运行应用?

目前,CBA 银行内部有 40%的计算资源用于测试和开发。(品高云提供开发测试云相应场景与解决方案,详情:http://blog.bingocloud.cn/archives/106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简称 CBA)

如何兼顾安全性

出于安全等原因,人们反对将业务向云迁移。“我们并没有把所有的应用都转移到云上。很多人夸夸其谈,言下之意试图把所有的应用都放到云上,这似乎有点表面化了。肯定是有一些非核心的应用是要放出去的,让那些机器以低成本创造价值。省下来的钱可以用于其它目的,可以利用这些资源作其他的事情。”Harte 说。“你不可能一下子就都转移了。回到外包时髦的时代,人们为安全担心。当外包被普遍接受时,安全就不是个问题了。虚拟化来了,安全也是个问题。在云环境里,用户可以采用很多自动化的工具来管理 IT 系统,这样就减少了人工的干预,减少了人的参与带来的风险。”

早在 2007 年,CBA 银行就看到,谷歌已经在做诸如将电子邮件发往云端的事情了,他们解放了那么多的资源。于是 Harte 想:“如果能够在公共基础平台上做更多企业规模的活动,不是更好吗,可以通过分区来提供安全保证嘛。”

打破设备供应商的垄断

CBA 银行试图让供应商基于云的方式来提供网络服务,但是他们不愿意做,因为他们没有必要这么做。所有这些现有的供应商,无论是服务器厂商还是存储厂商,他们都反对这种模式, 因为这不符合他们自己的会计标准。他们坚守自己的、尚很强大的模式。他们还想继续“锁”住你,他们抵制竞争。这与 CBA 想做的事情正好相反。CBA 要在近两年内实现虚拟化,用 X86 中档机做虚拟化。“如果你有 4 千台服务器,利用率为 5%-10%,你可以很快将这个数目减半,使得利用率提升到 80%,这样你就可以省下很多的钱,用这些钱寻求更好的安全性,更高的自主性。如果你有峰值负荷,你可以灵活地改变它。用这种方式,你的 X86 服务器既可以是 HP 的、或者是 Dell 的、或者是 IBM 的,或者其它的服务提供商,你可以随意迁移,这样就引进了竞争机制,同时得到了更廉价的计算能力。” Harte 说,“我们这样做,并不是要摆脱供应商。我们是告诉他们“我们不愿意像我们一直以来的那样花那么多钱,我们要花钱更少,也就花我们过去所花的一半那么多,而我们省下来的钱,可以用在获得更加动态和更丰富的应用服务上,或者更加细化的数据服务上。这样一来,可以使我们与客户的互动增加更多的价值。我们试图将钱从后台的工具中撤出来,然后用到更加贴近于客户的互动上去。”

建立与客户更好的互动

“客户需要的是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的实时的方便的服务和实时的价值,他们不想等待。他们不想等着程序慢慢运行。因此,我们的任务是让核心系统现代化,让系统可以实时访问,提供实时的方便和丰富的服务。”Harte 说,“客户实际上是要消费这些服务。他们要的不是互联网 1.0,那个时代网页是静止的。现在他们需要的是动态的内容,像流水一样动态的服务。他们通过社交网络实时进行交互活动。他们需要实时看到交互和交易的确认。你必须拥有一个更加细化的服务水平,更高的动态内容,才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不在乎你在后台用了多少钱,哪怕只用了过去一半的钱。他们期待信息的安全,期待动态的内容。他们真正需要的是高等级、更精确、更能够随时用到的信息。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出租车上,或者在机场候机室里,或者在不同的工作项目的奔波中处理银行业务。他们不想排长队等着打电话,不想一定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得到交易的确认。他们现在就需要这种确认。我们只要解放我们的传统系统,跳出传统的基础架构,提供更加动态的前端内容和能力。”

“我们 30-40 年前就发明了系统,这是基于帐户、基于交易,基于一个上午十点开门,下午四点或五点关门的,而且任何事情都是要隔夜或者周末才能完成的银行。而现在我们的客户要的是 7X24 的访问、7X24 小时的便捷、7X24 小时的价值,而且他们不会只做交易,他们还需要做分析,他们需要做咨询,他们需要各种各样的帮助,而我们就是最能帮助他们的人。为了能够提供这样丰富多彩的服务,提供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服务,我们有责任提供完全不同的计算风格。我们曾经投重金于核心的银行现代化项目,成为最佳的在线银行,我们还是坚持这样的投资,我们已经决定,要么做首批向现代化进军的银行,要么做最快的追随先进的银行,而这一切都是围绕着我们为客户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服务这一中心目标的。”

Harte 认为,银行业的 CIO 应当考虑尽早采用云计算!考虑积极参与标准的形成!考虑进行实验!有一些实验是很安全的,他们可以尝试着去做;也有一些小规模的实验,不会对他们的基础架构带来任何风险的,他们可以尝试着去做。“如果他们更多考虑采用云技术,他们可以在企业节省大笔的开支、获得很多产品的突破。那么,他们就不是在效仿别人,而是在引领别人。”

链接: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简称 CBA)于 1911 年成立。1959 年, 立法保留了其企业组织成立了澳大利亚储备银行, 执行中央银行的职责; 同时其商业和储蓄银行服务转到一个新的机构, 并保留了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名字。1991 年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实施股份化,成为上市公司。

澳洲联邦银行近百年来一直关注于金融服务,其南极星标志在澳洲是最广为人知的品牌,在市场策略全球化之后,其业务已遍布澳洲、亚洲、英国、美国等 15 个国家和地区,资产总值已超过 11660 亿人民币,业务涉及保险、基金管理、银行、退休计划、证券等内容。

 

来源:赛迪网 http://miit.ccidnet.com/art/32559/20130102/4610247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