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概念的横空出世,有赖于短短几年出现的海量数据。据统计,互联网上的数据每两年翻一番,而目前世界上 90% 以上的数据都是最近几年才产生的。当然,海量数据仅仅是“大数据”概念的一部分,只有具备 4 个“V”的特征,也就是 Volume(海量)、Velocity(高速)、Variety(多样)、Value(价值),大数据的定义才算完整,而最后一个 Value(价值),恰恰是决定大数据未来走向的关键,而数据创造价值的基石正是是数据开放。

数据开放就是政府向社会公布所拥有的,并经过脱敏的数据,包括天气数据、GPS 数据、金融数据、教育数据、交通数据、能源数据、医疗数据、政府投资数据、农业数据等,这些原始数据本身并没有明显的商业价值,但经过一些公司加工之后,可以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2015 年,Gartner 指出了政府机构 10 大重要技术发展趋势。其中之一就是开放全部数据。认为政府开放数据已成为通用做法,面向公众的开放数据集以及由全球各级政府发布的网络 API 数量与类型持续增加。并预测到 2018 年 30% 以上的数字化政府项目将开放全部数据。

数据开放已成为数据时代的发展趋势,那么,我们就看下国内外政府在数据开放方面的做法。

1 国外数据开放进程

美国。数据开放共享在全世界范围内起步最早,早在 2009 年 1 月,就签署了《开放透明政府备忘录》,要求建立更加开放透明、参与、合作的政府。同年 5 月,美国政府的数据门户网站 data.gov 上线,这个网站向公众提供各种各样的政府数据。同年 12 月,白宫发布了《开放政府指令》,明确指出开放政府的原则是透明参与和协作。2011 年 9 月,巴西、墨西哥、挪威、南非、英国、美国等八个国家联合签署《开放数据声明》成立开放政府合作伙伴。2012 年 2 月,纽约市通过了《开放数据法案》,历史上首次将政府数据大规模开放纳入立法。2014 年 5 月,《美国开放数据行动计划》发布。政府数据开放目标鼓励创新,让数据走出政府,得到更多的创新运用。

欧盟。2010 年 3 月,欧盟委员会公布了《2020 战略》,认为数据是最好的创新资源,开放数据将成为新的就业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工具;2011 年 11 月,欧盟数字议程采纳欧盟通信委员会《开放数据:创新、增长和透明治理的引擎》的报告,开始推进开放数据战略;2014 年欧盟发布了《数据驱动经济战略》,在大数据方面的活动主要涉及两方面内容:(1)研究数据价值链战略计划;(2)资助“大数据”和“开放数据”领域的研究和创新活动。

英国。英国可以说是大数据的积极拥抱者。早在 2011 年,英国政府就发布了对公开数据进行研究的战略政策,2012 年建立了世界上首个开放式数据研究所,利用和挖掘公开数据的商业潜力,为英国公共部门、学术机构等方面的创新发展提供“孵化环境”。英国政府专门建立了“数据英国”网站,将公众关心的政府开支、财务报告等数据整理汇总并发布在互联网上。

日本。政府提出“提升日本竞争力,大数据应用不可或缺”的大数据战略,以务实的应用开发为主,尤其是在和能源、交通、医疗、农业等传统行业结合方面。 2012 年推出“活力 ICT 日本” 战略,重点关注大数据应用,聚焦大数据应用所需的、社会化媒体等智能技术开发,以及在新医疗技术开发、缓解交通拥堵等公共领域的应用。

从各国举措来看,政策着力点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开放数据,给予产业界高质量的数据资源;二是在前沿及共性基础技术上增加研发投入;三是积极推动政府和公共部门应用大数据技术。

2 国内的数据开放进程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数据开放工作尽管起步较晚,但工作推进与发展势头良好,逐步开展大数据资源平台建设,先后开放了一批政府数据资源库,取得了一定成效。目前,在国家层面已有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综合交通运输出行大数据开放云平台、中国林业数据开放共享平台、国家人口与健康科学数据共享平台等。在地方政府层面已有广州市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贵阳市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厦门政府数据服务网、上海市政府数据服务网、哈尔滨市政府数据开放平台等。在企业层面,海航数据开放平台、百度数据开放平台、广数 Data hub、搜狗开放平台、遥感集市等,在网络社交、电商、地图、广告、搜索等越来越多的业务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目前,国内数据开放共享的政策也相继发布。

2013 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要求促进公共信息资源共享和开发利用,推动市政公用企事业单位、公共服务事业单位等机构开放信息资源。

2015 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要点》,目的提高政府公信力,使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更好地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促进法治政府、创新政府、廉洁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建设。同年,国务院发布《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中国将在 2018 年以前建成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门户,推进政府和公共服务部门数据资源统一汇集和集中向社会开放,实现面向社会的政府数据资源“一站式”开放服务,方便社会各方面利用。国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提出:” 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数据资源开放共享”。十三五” 期间,大数据领域必将迎来建设高峰和投资良机。

2016 年,广东省发布《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计划》,提出了推动公共数据资源开放。在依法加强数据安全保障和隐私保护的前提下,开展公共数据资源开放应用。

2017 年 2 月,河北省政府办公厅近日印发《河北省信息化发展“十三五”规划》中了解到,河北将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和大数据应用,到 2018 年年底前,完成建设政府统一数据开放平台;到 2020 年,逐步实现民生保障服务相关领域的政府数据集有序开放。

2017 年,合肥市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正式发布,今年将启动市级大数据平台建设、实现政府数据资源的共享互通,同时着手推广市民卡和 APP,今后一张身份证、一部手机、一张市民卡就可以“搞定”都市生活的各种事项。

2017 年 5 月 1 日起,《贵阳市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条例》将实施,《条例》从政府购买服务、专项扶持和应用竞赛的层面来推动市场发展,并鼓励和支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利用政府数据创新产品、技术和服务,引导基础好、有实力的企业利用政府数据进行示范应用,带动各类社会力量对包括政府数据在内的数据资源进行增值开发利用。

2017 年,中国国际大数据挖掘大赛启动仪式在贵阳举行,在启动仪式上,贵阳、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等 17 个国内政府数据开放先行城市相关机构的代表,发布了《共同促进数据开放及应用行动宣言》,宣言认为数据已成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共享是通往数据创新应用、创造价值、释放能量的必由之路,政府及相关机构,不仅是大量数据的拥有者、管理者,更应该成为数据开放的推动者、先行者。

……

数据是资源,但数据没有流动和交易就没有价值,只有开放出来的数据被社会利用了才真正有意义。无论是对于国内还是国外,无论是着眼当下还是展望未来,数据开放已获得了国内外各方的肯定,这种宝贵共识的形成,使得我们有理由相信基于数据开放,所获得的政府治理能力提升、企业发展得到助力、公众获得更多赋权,也将会在未来数年渐次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