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国高校 IT 部门而言,不仅需要通过 IT 促进全校其他领域成本的降低,同时也要求自身建设要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云计算的发展为此提供了可能性。

“云计算”是当前全球 IT 发展的热点。作为一种新的 IT 基础设施架构与服务提供模式,云计算正成为全球高校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方式,推动高校信息化建设方式的重大转变。美国是云计算的诞生地与引领者,美国高校也正积极推进云服务发展。文章通过对美国高等教育信息化联盟——EDUCAUSE 近十年来年度十大战略议题中“云服务”相关议题的分析,总结美国高校云服务发展的现状,以期为国内高校云服务的发展提供参考。

美国高校云服务内涵的发展历程

2016 年,EDUCAUSE 依据每年十大战略议题报告,绘制了美国高等教育信息化发展重点的演变图,其中有关“云服务”的战略议题发展变化如表 1 所示(EDUCAUSE,2016),从中可以看出美国高校云服务内涵与重心的发展变化。

从“IT 基础设施”到“赛博基础设施”

美国高校云服务的发展缘起于高校对 IT 基础设施的管理。从 2004 年开始到 2008 年,基础设施(infrastructure)管理一直是美国高校 CIO 关注的热点。

2004 年,美国大学校园的 IT 基础设施变得日益复杂,如何为师生随时随地提供整合后的信息与 IT 服务面临新的挑战。如何利用新技术,创建可行的信息架构以促进战略数据的组织、存储、访问和维护,并将 IT 基础设施的管理扩展到端对端的服务,建立一种以服务为中心的监控模型成为美国高校 IT 基础设施管理的重点(EDUCAUSE2004,2005,2006)。2008 年,美国高校在 IT 基础设施建设中明确提出“绿色计算”,并提出用新兴的“赛博基础设施”推进 IT 基础设施建设,让用户使用 IT 基础设施如使用电和水一样便捷。2009 年,将“基础设施”议题发展为“基础设施/赛博基础设施(infrastructure/Cyberinfrastructure)”,赛博基础设施是指由高速网络、先进计算资源、应用软件及专业技能构建起来的一个科教平台(MollyBroad,2008)。他们认为基础设施和高级网络相结合为高校提供了一个更为全面的 IT 基础设施图景。

从 2004 到 2008 年,美国高校 IT 基础设施的管理致力于基础设施的整合,以为用户提供便捷的 IT 服务,IT 基础设施的可管理性、灵活性、稳定性、隐私、安全性和性能为重点。而赛博基础设施则是由一系列高速的互联网络、先进的计算资源、各种应用软件以及专业技能构建起来的一个科教平台,是软件、硬件、分布式计算、数据资料、通信技术、协同工具、研究共同体等多者之间进行联结的杠杆,体现了“硬件、算法、软件、通信、机构和人员”整合,为用户提供服务的新型模式。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NIST)将云计算定义为“实现对共享可配置计算资源池的无处不在、方便、按需的网络访问模型”,提出五个基本特征:基于需求的自我服务,宽带网络接入、资源池、快速弹性化或易拓展、服务测量。可以看到,赛博基础设施以及美国高校 IT 基础设施管理,都契合云计算的重要特征。从 2009 到 2011 年,美国高校开始以赛博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部分高校尝试将部分基础服务(如邮件)外包给第三方,迁移到云中来实现成本的节省,建立绿色 IT 基础设施建设。

从“赛博基础设施”到“云战略”

随着云计算的发展,2012 年美国高校将基础设施的管理提升到了“云战略”高度。为何会发生这种转变?正如弗吉尼亚大学 CIO Michael McPherson 所言:“IT 变化的速度太快了,我们不能让战略埋没于细节之中,我们必须有一套完整的原则,并在此之上做出迅速的选择与应急计划,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利用云为学校发展提供机会。”(EDUCAUSE,2012)。可见,随着云计算技术、方法及提供商的日渐多样,美国高校对云计算的关注不再局限于具体的技术与采购的细节,而是在战略高度思考云服务如何为组织增加价值,考虑云服务供应商的选择标准,考虑架构、商业模式、需求、采购和合同管理、应急规划、安全性、隐私和规范性等问题。2012 及 2013 年,美国高校明确提出“云战略”,要求云服务要从基础设施上升到学校战略发展的高度去规划,要形成全校性的云战略。

从“云战略”到“服务战略”

2014 年,美国高校更加明确提出,高校基础设施建设重点要转向大规模采购技术和服务以降低成本,具体通过云、大型机构 IT 服务和系统集中化、跨机构合作来实现,强调通过“云服务及其他措施,尽可能减少学校/部门的重复工作,释放部门资源,发挥更大价值”。基于此,提出“服务提供战略”(EDUCAUSE,2014)。2015 年,更加明确定位于“开发支持核心服务、支持创新和促进增长的 IT 资金模型。强调通过对学校 IT 资金资助模式的创新,推动学校云服务的发展。2016 年,分别将“IT 劳动力的雇佣、IT 资助模式、IT 组织发展”单列为核心议题,重点对云服务发展中 IT 组织的改革、IT 员工的酬金估算、IT 资助模式的改革进行讨论,以适应云服务等新技术的应用以及学校变革创新对技术服务的要求(EDUCAUSE,2016)。

云服务发展趋势与重点

当前美国高校云服务的发展重点具体可以归纳为以下四方面:集中 IT 服务和系统;服务、平台与基础设施的外包;规范业务流程,提升采购规模;推动 IT 资助模式创新。

IT 服务和应用系统集中化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以及美国高校 IT 预算的缩减,美国高校 CIO 认为,高校,特别是大型高校,部门,甚至实验室自行采购并运行自己的系统,拥有自己的 IT 管理队伍,这种模式显然已不可行。在 2014 年调查中,49% 的高校都认为分散的 IT 服务将不断减少,IT 服务必将越来越集中化。许多大型高校发现将 IT 服务提供分散于各个部门,能为师生提供个性化、定制化的个人支持和培训,有助于 IT 与业务的整合,很好地体现 IT 在业务方面的价值,但 IT 成本很高。随着云服务的发展,借助云平台,全校集中统一提供 IT 服务,可以达成原本分散于部门的 IT 服务水平。尤其当云服务的框架设计和实施策略合理时,集中式和分布式的 IT 服务之间可以达到平衡,不仅可以减少重复的 IT 服务工作,同时也保证了 IT 服务与教师、学生、员工之间的密切关系(EDUCAUSE,2014)。

推动服务、平台与基础设施的外包

随着云解决方案日趋成熟,美国高校能够将数据中心、应用系统,甚至业务流程外包给外部机构,从而降低成本。同时云提供商能够使高校快速、经济、高效地响应峰值的使用和需求。不再需要过度配置内部基础设施以适应使用峰值。2013 年调查显示,美国高校 IT 外包最多的是信息安全(29.5%)、IT 部门管理(20%)、信息系统(19.5%)、企业基础设施(19%)、IT 支持服务(18%)、数据中心(16%)、网络通信设施(13%)、身份与接入管理(12%)、教育技术(10%)、研究计算(9%)。其中 51% 的机构在云中至少有一个核心信息系统。其中 50% 有两个云,25% 有三个,8% 拥有云中的所有核心信息系统,2% 的机构外包了中间件开发和支持、帮助台和/或数据中心服务(EDUCAUSE,2013)。

通过业务流程的标准化,实现跨组织的集中、大规模采购

美国的高等教育组织长期以来一直发挥机构的规模效益,集中与企业签订采购合同,以降低成本,而非在同一个机构内签订多个合同,甚至单个购买。对小型学校而言,一般通过跨机构的合作,提高购买规模来降低成本。在 2014 年的调查中,77% 的公立博士学位授予学校、74% 的艺术硕士学位授予学校都参与了跨校的数据服务共享。(CDS,2015)在 IT 基础设施方面的跨校共享已成为美国高校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方式。

企业云服务商很难为每个学校提供个性化的云服务,所以跨校合作采购云服务,就需要对多个学校的业务流程进行协调、统一,然后才能进行规模化的集中采购,并统一移到云端。虽然高等教育确实有不同于其他部门的要求,但很难否认高校已经过度定制和过度应用现有的业务过程。如果高校愿意采用联盟或行业的标准流程,高等教育组织就有可能购买、实施和部署近乎相同的云解决方案,而这必将大大减少对定制代码和配置的需求。

当然这种跨组织业务流程的标准化不可能一次性实施到位,而需要持续推进。业务流程的标准化需要学校从 IT 服务的集中与外包以降低 IT 成本开始探索。而提供标准化业务系统的企业则需要不断改进云服务功能,采用高等教育组织制定的标准。例如保险顾问认证集团(Certified Insurance Counselor Licensing Group)、东北区域计算机项目组(NERCOMP:North East Regional Computing Program)、五所大学(five colleges)、股份有限公司(Incorporated)、纽约六大自由艺术学院联盟(the New York Six Liberal Arts Consortium)组建购买联盟,以及集合各大利益相关方以进行更大商业洽谈的中西部高等教育联盟,在建立跨校的 IT 购买联盟,促进高校间业务标准化,降低购买成本方面做出了探索。

推动 IT 人员、IT 资助模式的创新

高校云服务的发展必须要以 IT 组织与 IT 资助模式的创新为保障。

在 IT 组织方面,一方面云服务的推进必然带来 IT 工作人员薪金、福利及 IT 人员聘任制度的变化;另一方面承接高校云服务的 IT 公司也需要拨出更多资金,聘请高水平 IT 人员,完成过去由高校 IT 人员所完成的工作。

此外美国高校也开始推进 IT 成本、预算模式的创新改革,其中退款和成本分配是云服务 IT 成本和预算的常见模式。其最常见的是退款和成本分摊方法,具体包括:基于服务的定价、协商统一费率、分层访问、资源使用可量化、直接成本、低级分配、高级分配。

总体来看,美国高校云服务的发展开始重视在战略层面对 IT 资金资助模式的创新,倾向于以 IT 项目为中心的投资方式,提高有助于推动学校创新发展的 IT 资助比例。2013 年的调查显示,美国高校 IT 资金中,76% 用于支持学校运转,15% 用于支持学校发展,9% 用于推动学校变革。IT 资助模型的创新需要 IT 领导者向学校领导层、董事会阐明 IT 服务对组织发展的战略意义,要加强与学校利益相关团体的联系,将云服务的实施与学校的战略发展联系起来,并学会在制度与资助模式这一战略高度推进(EDUCAUSE,2015)。

总结

从 IT 基础设施管理到赛博基础设施,再到云战略、服务战略,推动美国高校 IT 基础设施建设思路发生转变的直接动因是美国高等教育组织财政危机给 IT 部门带来的压力。IT 投资占美国高校预算的 4%,成为许多美国高校组织降低成本的重要对象。对美国高校 IT 部门而言,不仅需要通过 IT 促进全校其他领域成本的降低,同时也要求自身建设要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云计算的发展为此提供了可能性。

在云服务推进中,自然也遇到不少问题,尤其云服务是否起到降低高校 IT 成本,减少 IT 劳动力,遭受很多质疑。在 2014 年调查中,39% 的人认为将应用服务迁到云平台不能降低 IT 劳动力(36% 选择能),44% 的人认为外包不会降低 IT 劳动力(31% 选择能)。2013 年,46% 的大学增加了 IT 员工,只有 16% 的裁员。38% 的 IT 经理和员工被聘用来填补新创建的角色,而不是替换或增加现有角色。从数据来看,云服务并没有降低学校 IT 投资的总额,从这一个角度而言,与高校采用云服务的初衷相悖。但深入分析,云服务在降低现有 IT 服务的劳动力的同时,促生了业务分析师、分析专家、项目和流程经理、供应商管理专家、服务管理专业等更多新的职位(EDUCAUSE,2014)。在相同的 IT 资助总额下,IT 服务的类型不断扩展,IT 投资效益不断提升,云服务自身的价值已经得到体现。

虽然美国高校在云服务推进中,困难很多,但毋庸置疑云服务已成为美国高校信息化建设思路战略转型的重要走向,尤其在当前全美高校资金紧缩的大背景下。从对 IT 的技术管理转向对服务的管理,基于云提供集中的 IT 服务,通过校内乃至跨校的业务流程标准化,建立联盟,提高采购规模以降低服务成本等形式推动学校 IT 组织、IT 资助模式的改革,并在学校战略高度推动云服务与学校战略发展的融合,是美国高校云服务发展的必然。

(本文作者单位为南京邮电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转载自: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CERNET